文化天地

為了心中的那片綠----北辰綠洲工程項目部采風

為了心中的那片綠----北辰綠洲工程項目部采風

發布日期:2017-04-20 14:38:49 來源: 瀏覽次數:
  4月20日上午,正值苗木種植會戰突擊之際,我們驅車駛向了北辰綠洲工程項目部。
        項目部辦公室空無一人,只有廚房的王師傅在緊張地忙碌著。見到我們,寒暄幾句,便入正題。當我們問及員工們的工作強度時,王師傅沒有正面回答我們,只是告訴我們這樣一個數字: “一頓要做八十個饅頭,烙十斤大餅”。帶著這樣的震撼,我們一行四人進入到了北辰綠洲項目部的施工現場。狂風呼嘯中的他們,給我們呈現了下面一幅幅畫面,那時,語言已經變得那樣蒼白無力,即使是相機,也不能完全捕捉。

 
場景一:黝黑贊歌
 
        他們原本或白里透紅或白皙如玉,雖未進入炎陽灼烤的夏季,但由于連續數日奮戰在工地一線,并飽經風沙的親吻,如今,一個個竟變得幾乎令我認不出來。黑白相間的迷彩工作服上布滿了厚厚的塵土;一個個黝黑的臉蛋讓人覺得似乎進入了非洲地域。在--標段區域,我們見到了正在指揮吊車定位放樹的曹洪勝副總。英俊魁梧的他此時已失去了往日的風采,盡管聰慧的眼神仍放射出精明的光芒,但灰黑的眼圈掩飾不住他連續奮戰的疲倦。灰頭灰臉,灰褲灰衫,尤其是臉龐上那兩片干裂泛白的嘴唇,一看便知是風的“新作”,是無暇顧及喝水的緣故。他告訴我們,“我們一天的工作時間可以達到10個小時,有時候還要加班到晚上十點鐘”、“這個地方地處郊區,風特別大,吹到臉上跟刀子似的”,“最重要的是沒地方洗澡,我還好說,可以回家洗洗,但是他們就苦了,連洗澡的地方都沒有……”

 
  
(“鐵人”曹鴻勝)
 

 
(昔日倜儻的曹總)
 
場景二:戰地巾幗
 
        在工地上盛傳一句話“女人當男人用,男人當民工用”。以前以為是一種自我解嘲,但是今天我真的信了:現場指揮施工、點坑栽植,指導施工,有她們的身影;標高、坐標測算,有她們的身影;成本審核,現場控制,有她們的身影……。對于女孩子,愛美是天性,但是在日曬風吹塵土中,她們早就將天性棄之腦后,盡管她們有的為遮風沙有時也披上裹巾“全副武裝”擋一擋,但張建秀、孫倩倩黝黑的面龐告訴我們,風沙不憐巾幗……。當然,他們愛美,但她們更愛心中的夢。她們關心的是施工進度,她們在意的是施工質量,她們擔心的是苗木成活……。在工地現場,我問道:“張姐,累吧?怎么那么憔悴”?她莞爾一笑“累也不說累,因為我們在創造自然美”。偶然碰上陪同成本控制部經理察看現場的孫倩倩,她笑著悄悄跟我說:“姐妹兒,俺快讓風吹干了……”。玩笑中夾帶著些許怨言,但笑吟吟的面孔告訴我她心底的樂觀和自信。不過,我的心還是疼了。知道她們在工地的工作時間很長,有時候加班到晚上十點鐘,殊不知陶秀霞、張建秀家里還都有一個不滿周歲、嗷嗷待哺的孩子!但是,她們從沒有因為這個而申請特殊優待,堅持和男同事們一起堅守到最后。

 
(聚首研討中)
 

 
(設計人員在現場即實“點坑”)
 
場景三:心齊力合
 
  雖然條件艱苦,但是我看到的,聽到的都是上下團結一心,共勉共力。曹鴻勝這樣告訴我們“我們領導應該以身作則,參與現場是應該的,你們要多問問員工有什么困難”、“看著他們都累成這樣,真的很心疼,都是一些小年輕,沒日沒夜的泡在工地,整天臟兮兮的,覺得他們很可憐”;鄭祥辰在和我們的談話中說“這些孩子真的很辛苦,小趙等幾人從南到北,都是用跑的”;錢洪達在指揮完吊車栽植完大片柿子樹后,抽空跟我們說“我們一般是早上七點鐘開始工作,一直到下午六點鐘,中午吃飯時間僅有半個小時,有時候苗子來了,晚上得加班到十點多,真的很辛苦,但是看到領導也和我們在一起,也就覺得沒什么了”;張平沙啞著嗓子在現場指揮栽植,我問他怎么嗓子是啞的,他說已經十幾天了,每天說的話比較多,而且沒時間喝水。據我了解,他的電話一天就要換一塊電池,要知道平時一個星期換一次就足夠了。更有同事因沒有時間陪女友而出現戀人告吹的危機……就是這樣的狀態下,依然是沒有一個人抱怨,沒有一個人說放棄,更多的是互相勉勵,互相鼓舞。曹總有一句話是這樣說的“我們不是在種樹,我們是在打造景觀”!正是在這種信念下,他們與風沙在搏擊著!。
 
(施工現場的曹總、孫總)
 

 
(曹總現場指揮施工)
 
 
[編者小悟]
 
        我們去的那天,雖然風級不是很大,可也令人乍舌。汽車掠過,席卷而起的如同戰場上的滾滾硝煙,令人睜不開眼睛,看不清方向;即使不時吹起的微風,也會卷起數米高的塵土團向你示威;松軟的土層一腳下去,會逼近你的高跟鞋口……。在這樣的自然環境下,他們干裂的嘴唇,沙啞的嗓子,以及不時出現的有人流鼻血等現象也就不難找到答案了。

 
(汽車后甩起的漫天土沙)
 

 
(工地現場)
 
  據說,這樣的工作狀態,還要持續一個月左右的時間。所謂的工作狀態,就是每天11個小時的超長工作時間,每天風吹日曬的惡劣工作環境,每天全段植樹五六百棵的高強度工作負荷。當然,后續到來的任務和驕陽似火日期的臨近,將給同事們帶來更為嚴峻的考驗。如果說連日來他們是在過“風沙關”的話,那么接下來將要過的是“暴日關”、“暴雨關”乃至“暴雪關”或“雨夾雪關……”,一個個新的關口將相繼而來,一個個新的考驗將接踵而至。“我們早已領教過風沙雨雪和驕陽的威力了,但它們消失了,我們過來了!”從他們鑲嵌在黝黑的臉龐下干裂的嘴唇中發出的這鏗鏘的語言,我讀到的不是怨言,是堅毅,是自信,是一種與天斗、與地斗、與自己斗的力量和氣概!是的,它們終將過去,我們必定勝利,這---就是結論!雖然累,但是他們有目標,有方向,那就是曹鴻勝經理臨別時給我們說的那句話---- “苦點累點不算什么,關鍵是要出成績!”。返回的路上,我在回味揣摩著那句話,“出成績”,不就是為了心中的那片綠嗎?
 
(撰稿:劉智美 攝影:孟文昊)
 
 

 

 

下一篇:運動后的淺思──趣味運動會隨筆
上一篇:“北辰綠洲”奉獻者之歌

双色球走势图带连线